分类 华宇代理 下的文章

原标题:堵住“驾照替人销分”的漏洞(纵横)

近日,公安部交通管理局进一步完善了互联网交通安全综合服务管理平台,新增了自助处理非本人名下机动车交通违法的功能。驾驶人可自主选择在交通违法处理窗口或者通过“交管12123”备案非本人名下的机动车。

常在马路上跑,有时一不小心就会违章。由此,社会上也衍生出专门搜集驾照替人销分的职业“黄牛”。这一现象,破坏了正常的交通安全管理秩序,让一些车主对“买分”处理违法记录产生依赖心理,进而在行车过程中肆意逾越规则。

公安交管部门一直在加大对“黄牛”的打击力度。以往买分卖分,都是在发生交通违章后再找人销分。实名制备案后,驾驶人只能处理自备案之日起发生的交通违法行为,再狡猾的“黄牛”也成了“马后炮”。同时,备案也不是想备就备。根据规定,一个人最多只能同时绑定3辆其他人的车辆;一辆车也最多只能同时绑定3个其他人的驾驶证;一个人历史累计绑定其他人的车不能超过5辆。这些条件大大限制了“买分卖分”的空间,可以有效防范“黄牛”非法牟利。

不过,“驾照销分新规”只是进一步规范了交通违法处理,并不能彻底堵塞替人销分的漏洞。一方面,一些经常违章的司机,可能会提前找人备案,以备不时之需。另一方面,虽然有同时绑定数量的限制,替人销分不再像过去那样随心所欲,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种限制也变相提升了销分的“含金量”。有网友就指出,“新政出台,恐怕黄牛又要涨价了”。

谁违章处理谁,是基本的法理。之所以会出现替人销分,关键在于交管部门在处理违章时往往难以对当事人的身份进行有效识别,给了李鬼冒充李逵的机会。事实上,如今的电子监控技术不仅能够抓拍车牌号,还可以清楚显示司机的体貌特征。此前,深圳等地已率先引入人脸识别系统,当驾驶人前来处理违章时,系统会自动与抓拍的违章图像进行比对,有效防止“顶包”。作为“驾照销分新规”的配套措施,这种做法一旦加以推广,很大程度上能确保规范交通违法处理的制度善意落到实处。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原标题:“同居男友”去世,231万债务真的“不得不”判给她吗? |新京报快评

那些“被负债”的裁判,若不纠正太不公正,若纠正又太动摇司法秩序,何去何从?

文 |刘昌松

以“夫妻投靠”认定夫妻关系理由充分

今天,一则题为“‘同居男友’遇车祸去世,她被判承担男友生前债务231万”的报道火了。

据报道,原审原告李凤海,以原审被告侯春梅与车祸身故的徐志军系夫妻关系为由,持徐志军生前所立231万元借据将侯春梅诉至法院,原审判令侯春梅偿还李凤海231万元,侯春梅因故耽误上诉期一审判决生效。

而榆林市检察院以未查到侯、徐结婚登记,两人不是夫妻关系为由提起抗诉,定边县法院再审以公安户籍显示为“夫妻投靠”,推定徐与侯进行过结婚登记,仍维持原判,侯春梅对再审判决不服,已向榆林中院提起上诉,并认为最高法新近发布的司法解释,也给了她新的法律依据。

应该说,定边法院再审以侯春梅与徐志军登记在一个户口本上,并注明为“夫妻投靠”,法院谈话时侯春梅也承认“徐志军是其丈夫”为由,仍认定侯、徐为夫妻关系,适用当时有效的司法解释维持原审,理由还是比较充分的。

▲最高人民法院出台司法解释明确夫妻共同债务认定标准 截图自:最高人民法院微博

关键点是“夫妻债务解释”的溯及力

不过,问题是,侯春梅已在月初提起上诉,最高法于1月17日发布了《关于审理涉及夫妻债务纠纷案件适用法律有关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夫妻债务解释”),再审二审法院能否适用新的司法解释,为侯春梅解套呢?

这涉及新的司法解释是否具有法律溯及力,以及溯及力的强度有多大。

我国《刑法》第12条从“罪刑法定”和“保障人权”的考虑,明确规定了溯及力,即新刑法对其生效前的行为原则上没有溯及力,但新刑法不认为是犯罪或处罚较轻的,新刑法有溯及力。可是我国民法包括去年生效的《民法总则》,都未对溯及力事项作出统一规定。

在这种情形下,民事法律是否有溯及力,恐怕应按照《立法法》所规定的精神来对待。该法第93条规定,“法律、行政法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规章不溯及既往,但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作的特别规定除外。”

可见,无论民事法律、刑事法律,一般都不具有溯及既往的效力,因为立法只能要求人们遵守当时的法律,而不能要求遵守将来制定的法律。为了更好地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权利和利益,而不是损害其利益,立法才可作出例外的规定。

这个难题还得最高司法机关来解

事实上,我国相关民事司法解释中确有这种例外规定,例如《婚姻法》2001年大修,同年的“婚姻法司法解释一”即明确:“婚姻法修改后正在审理的一、二审婚姻家庭纠纷案件,一律适用修改后的婚姻法。”

按照该规定,婚姻法生效前发生的重婚、同居、家庭暴力、虐待、遗弃行为,婚姻法生效后即使行为已经终止了,对方在离婚诉讼中也可依新法提起过错损害赔偿,因为新法有溯及力。

现在,新的“夫妻债务解释”没有规定该规范的溯及力,一种理解可以是,本解释本为解决旧司法解释严重失衡而出台,应该具有溯及力。但这也只是对拟起诉和正在审理的一、二审案件有溯及力,按照法理不应溯及新解释生效前按旧法已作出生效判决的事项,这是维护秩序的需要。

不幸的是,侯凤梅案正是这种情况,尽管该案现已进入再审二审,但再审只是中止原判决执行而未撤销原判,再审仍应适用过去的法律。

那些“被负债”的裁判若不纠正太不公正,若纠正又太动摇司法秩序,何去何从,期待有关方面拿出最大智慧,给出答案。

刘昌松(北京慕公律师事务所律师)

责任编辑:张玉

新浪新闻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